关于我们  |  人才招聘  |  新闻中心  |  联系我们  |  网站地图
版权所有 五矿二十三冶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湘ICP备08103146号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 长沙

新闻中心

资讯详情

传奇部长宋任穷

浏览量

编者按:本期集团报刊登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宋任穷同志的光辉事迹,从文中可以看到,他服从组织安排,干一行、爱一行、钻一行,为了发展新中国的核弹事业勤于钻研、不畏艰苦,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,带领团队完成了让世界震惊的壮举。我们从文中还强烈地感受到了他的一言一行都蕴含着“群众观”和勤奋敬业的精神,至今仍闪耀着革命的光辉,无论是过去、现在,还是将来,都有着典范的意义。希望读者认真学习,并不断促进工作作风的转变。

 

 

1964年10月16日,罗布泊一声巨响,宋任穷流下了欣慰的眼泪

 

宋任穷原名宋韵琴。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后不久,他带着中共江西省委的密信辗转找到刚刚领导了秋收起义的毛泽东,随后参加了三湾改编,成为毛泽东麾下的一名连队文书。

1940年遂川战斗后,红军在胜利的喜悦中欢度春节。宋任穷所在的三营营长伍中豪边喝酒边说:“宋韵琴,这个名字不好听,像个女人的名字,不如改了吧。孟子说,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。我改一个字,天将降大任于穷人,你干脆叫宋任穷吧。”由此,宋韵琴成为了宋任穷。

高中生的原子弹

开国上将中,宋任穷颇具传奇色彩,源于他有一段江湖卖艺的经历。

1928年冬,敌人重兵围剿井冈山根据地。宋任穷领导的特务连被打散了,就剩下宋任穷、康健两人。康健的脚被冻伤了,肿得无法落地,宋任穷就背着他艰难行走,乞讨着继续找部队。在上犹县,他们碰到一个要饭的吴老头。作为掩护,宋任穷和康健拜吴老头为师,跟着他要饭。到了赣州,康健病殁。宋任穷乞讨到万载县附近,碰到两个玩蛇的人。身无分文,当务之急是混口饭吃,宋任穷又拜他们为师。一个月后,宋任穷辞别师傅,带着一条蛇上路了。一路上,多亏有这条蛇,帮他顺利地通过了敌人的一次次盘查,安全回家。

新中国成立后,毛泽东勉励他:“难道比你当年耍蛇还难吗?”于是,宋任穷在周总理面前自荐,放弃了军队的高待遇和副官,成为第三机械工业部(1958年2月改为第二机械工业部)部长,主管原子弹的研制工作。

一个只有高中文化水平的人突然间去领导制造原子弹,宋任穷只有拿出长征时夜行200里的劲头。刚去二机部,宋任穷不大讲话,自己从军队带两个翻译来,但他们从来不发言,只在旁边听着。熟络起来之后,宋任穷就开始不耻下问起来。一有机会就到研究室和科研人员交朋友,问问题,而且问就问个明白。一天,宋任穷去原子能研究所视察,深入各研究室,见到彭湃的儿子彭士禄,先是问他家里的生活情况,接着就转到了核潜艇的特性、潜艇核动力的优点,以及核反应堆的基本原理、堆型类别、大体结构、技术难点,国外发展情况和国内研究进展程度。宋任穷打破砂锅问到底,一层又一层,直到他完全清楚明白了才停下。

宋任穷的办公室里挂着元素周期表,以方便背诵。为了和苏联专家直接交流,他还自学俄语。很快,宋任穷就从一个外行变成了内行,也能跟研究人员侃侃而谈了。

穷庙穷方丈

草创时期的中国原子能事业一穷二白,一切从零开始。

宋任穷上任伊始,第一件事就是从无到有,把班子建起来,把台子搭起来。宋任穷去中国科学院“攀亲家”,向地质部、冶金部、建工部、煤炭部、五机部要人,通常各部委都大力支持。但这么大一个保密工程,总是不免让宋任穷哭“穷”。

二机部调集人员,总有人对新工作有顾虑,于是有人对外吹嘘“我们是东南亚最大的花园式工厂”。宋任穷听到后就告诫大家,我们不能拿中央的指示吓人,要把困难先跟人家说足,要靠事业吸引人才。接见新来的干部时,他也实话实说:“我这个部长叫宋任穷,就是一个穷字。现在我们的工地一片荒野,漫无人烟,连鬼都不下蛋。现在大家来了,我们现在就要刻苦努力。”

作为二机部部长的宋任穷,直到离开二机部,都和副部长刘杰共用一间办公室,还兼作会议室。他常说:“我这个名字不好,穷。解放初期当南京军管会主任、市委书记,南京说我们来了个穷书记。后来到云南当省委书记,云南又说我们来了个穷书记。我走后谢富治去了,他们说穷的走了富的来了。”

第二件事就是抓科研。1958年前后,正是各种运动没完没了的时期,二机部的科研工作难免受影响。为了争取时间,加快建设进度,宋任穷等讨论决定,主要的工程技术人员、操作人员、检修人员及基建人员,可以不参加整风运动。宋任穷还跟下面打招呼:要掌握分寸,不能影响基本建设。要定右派时,把名单报到宋任穷这里,宋任穷不同意,不让扩大打击面。后来,周恩来就说,宋任穷在的时候二机部没有乱。

1959年,苏联以“争取和平,缓和国际紧张局势”为由,提出中断向中国提供原子弹样品和生产原子弹的技术资料。宋任穷抓紧部署应变准备,制定了原子能事业八年规划纲要,提出“三年突破,五年掌握,八年适当储备”,把全部建设工作逐步转移到完全、彻底自力更生的轨道上来。当时,利用苏共中央中止援助的决定尚未向下属传达的时间差,宋任穷一面抢建浓缩铀厂主工艺厂房,搞好设备安装条件,紧逼苏方履行合同,交付设备,一面组织科技人员同苏联专家对口学习,挤牛奶,挤牙膏,千方百计把技术学到手,把资料弄到手。宋任穷勉励大家:“没有他们我们照样能干,而且可以干得更好。”

第三件事就是找铀矿。专家们急需铀来做试验,苏联也要求中国提供铀矿。在好几年时间里,宋任穷奔波于全国各地的找矿现场。不论冬夏,都与干部、工人一起住帐篷,同吃同住。一天中午,宋任穷到工人宿舍去转一圈。工人都去上班了,他就在一个工人的帐篷里的床上躺下睡着了。这个工人下班回来一看,怒了。这什么人啊,怎么在我床上睡觉?就把他拍起来,说他一通,你怎么乱睡觉?他哪知道这是宋部长。

铀矿找到了,但提炼铀的工厂还没建好,怎么办?宋任穷选择了让苏联专家瞠目结舌的方法:土法炼铀。农民们在技术人员的指导下,在临时搭建的竹棚里,像磨豆腐一样,用碾米的石磨将矿石粉碎,用竹筛筛净,放土缸里酸浸,再用包豆腐的细布一遍遍过滤,再经烘干,就得到了面粉状的粗铀。令人惊叹的是,这些“面粉”经检验竟完全符合标准。

三年多时间,20多个省全民办铀矿,获得土法冶炼的重铀酸铵163吨,为原子弹试验的核燃料生产提供了原料,进而为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赢得了时间。对此,美国学者刘易斯和薛理泰说,中国的第一颗原子弹是一枚人民炸弹。

>
>
>
传奇部长宋任穷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