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们  |  人才招聘  |  新闻中心  |  联系我们  |  网站地图
版权所有 五矿二十三冶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湘ICP备08103146号-1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 长沙

新闻中心

资讯详情

梦里不知身是客

浏览量

清风舞明月,幽梦落花间。

独为异乡客,辗转到天涯。

清晨出门的时候,天际挂着一轮耀眼的凸月。天气很好,有点风,我不禁停下脚步,狠狠地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。

此时,太阳还未升起,远处的云霞像是在等待着什么。这些年,求学、工作奔波于各地,看过许多地方的日出日落,看来看去发现最美的天空不是日出后或日落前,而是太阳还未出现时的瞬间。

尽管太阳还藏在云层后面,但天空越来越明亮了,抬头望一眼梦幻的天空,仿佛置身于古阿拉伯的宫殿里。而那轮凸月仍挂在空中,虽然比中秋月圆时少了一块,但身在千里之外的月下游子,却想念起那片让我魂牵梦绕的土地来。

想起余秋雨先生《文化苦旅》里的一段文字:人就是怪,青年时东闯西闯不在乎,年纪一过50就没完没了地想起老家来。我自认为不是一个恋家的人,相反从小只想快点长大,然后离家远一点、再远一点。

大学毕业后,我从湖南来到了云南,离家是越来越远了,可却慢慢发现,自己早不是从前的心态。曾经,一位同事问我:“你想家吗?”“好男儿志在四方”,我朝远方看了看后这样回答他。可谁也不曾看见,我脸上那一抹无奈。父母在,不远行。梦里不知身是客,直把他乡当故乡。仔细想想,一千六百公里的距离已经真真切切地将我与家乡隔断了。

新修订的《老年人权益保障法》规定,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,否则就构成犯法。一年到头,我也就过年的时候才能回趟老家,几十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后,在家停留的时间也只能以小时来计算了。

尽管不似余秋雨笔下那些古稀之年的漂泊者那般思念家乡,但是即将步入而立之年的我,独在异乡,虽未逢佳节,却也倍加地思念起远在千里之外的亲人来。

人生十大无奈的事,第一就是“没有选择的出身”。自打我出生后,父母就一直在外务工直至现在,我曾这样想,要是我不是出生在这个家庭就好了。可是,当真正被生活中的无奈挫败之后,才发现,原来还是自己家好,还是自己的父母、亲人好。

没有人可以选择自己的出身,但是你可以选择自己的道路。也许我们渺小如昙花,只能开出如米粒般的小花儿,可我们依旧把自己最美的瞬间,毫无保留地绽放。父母同样如此,他们已经倾尽了所有为我们。

韶光轻贱,流年不待,许多曾经纯美的事物,都落满了尘埃。“如履薄冰”,是最近心情的集中体现。曾经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去改变,改掉“杞人忧天”、“庸人自扰”的困惑,但是却发现,很多时候自己无法潇洒地将苦涩化为云淡风轻的一抹微笑。独在异乡为异客,人生之旅注定充满艰辛。因为太过在乎、害怕失去,所以很累。但是,一味地沉浸这种忧虑之中,又只会让自己陷入无限的凄楚和迷离,一切都不会峰回路转。

抬头,天已经大亮,天空被蓝白相间的云簇拥着,疏密有致,浓淡相宜,隔着距离,又相互靠近。云朵间的游弋,荡开了层层的思念,想起曾经看到的一句台词:每当我想哭的时候,就会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空,这样,思念的泪水就不会掉下来,因为我们看的是同一片天空。

时间永是流逝,街市依旧太平。

在如水的时光里,重逢和离别,犹如花开与花落,试着不去刻意,试着不去执着,一路走来,有过美好,有过忧伤,欣赏过花开的娉婷,静观过落叶的凄美,渐渐地懂得长久的奔波,总需要家来安放疲惫的心灵。

>
>
>
梦里不知身是客
搜索